分享
向下
avatar
Admin
帖子数 : 9
注册日期 : 18-08-29
查阅用户资料http://fcone.666forum.com

签约作者-浅戈易审核作品《时那年少》序(修改版)#

于 周一 九月 03, 2018 1:10 pm
萧何早早想过,十年后的自己究竟是怎么一个模样。他想了一天又一夜,想着想着,错过了许多他这个年龄段该做的事情。

而我和萧何一样,同样喜欢写作,曾因写作耽误了太多,又因写作收获了些。在冥冥之中自有所得的情况下,我们臆想了许多事情,那些关于女孩,关于梦想,关于将来,关于写作。

我和萧何的认识纯属偶然,或者说是一种机缘巧合吧。在一场写作比赛中,我以低分落榜,他以高分占据榜首,于是在放榜那天,我瞧见的这个名字有点意思的人时就笃定自己能跟他成为好朋友,好兄弟。本属同一个学校,抬头不见低头见。他比我高一年级。于是我天天缠着他,下课了,瞅见他就跟着他,尾随他,直到他不耐烦的问了我一句:“你这样做有意思么?”从此我们开始了人生第一次的对话。“没,我只是特别喜欢写作,这次名落孙山,想向你请教。”就是这样,成为了朋友。加上每天的围堵,帮他送水,买早餐,我们成为了好朋友。

有时候写着写着就没思路写下去的时候,萧何就会找我讨论。从一开始一文不懂的小白,我也慢慢学习到了萧何的写作方法。跟我讨论没下文怎么写的时候,总有一种声音告诉我们,不要继续写作了。因为没思路,又有这种碍人的声音左右着我们,于是萧何对我说,真的是这样么,我们难道就没写作天赋?

这种声音哪来的,我们俩都不得而知。做梦的时候会有这么一个情节,我俩都发生了同样的梦,听见了同样的声音:不要继续写作了!

那时候我们的成绩很不理想,连普通的大学都考不上。

就因为写作,也让我们收获了很多思维的方向,不断写作的过程里思考着所有的一切。有了不同于同届人的格局。萧何问了我这么一个问题:都说一个人的经历与阅历决定着这个人的写作水平,你说这句话对不对?他开始质疑自己选择的这条路了。虽然这个问题很寻常,但我想了想,又觉得很不可思议。

我想了想,嘟起嘴说到,阅历决定着这个写作者上层的理想建筑结构,也就是整体布局的写文框架,而经历则表示着这个人的行动力。两者之间互相关联着,但又不是密不紧分的。

萧何笑了笑,不作声。

多年后,我才知道,阅历和经历决定不了什么,真正能起到意义的是个人的认知能力与内化能力。

这也是多年后整理出来的思路,至今回味。

十年前,我俩都还是乳臭未干的小毛孩,十年后,不知是否殊途同归。那个曾在高考前说,自己因为文学梦而放弃高考的誓言,如今变得苍白无力了些,因为这在别人看来是最愚蠢的做法。可以在高考后继续深造你的文学梦啊,这样的深造或许是最快捷通往胜利的目的地的选择。“我怕我没考高考的现在,文学梦成为我的托辞。”萧何当年说到。

不说这些不愉快的事情了,谈谈将来以及以后的打算吧。萧何对我笑到。

我的目光又回到了当初,之前。可转眼间,灰飞烟灭的思绪让我无处安放。

以后你想做什么?写作是你的铁饭碗么?我时常问自己,这个是我毕生的爱好还是一时逞强所酿造的悲剧化的梦想呢?我时常想不通的是,人之所以迷茫,是因为有一个称作“成功之路”的路途在做你自身的“反骨仔”。当你处于失败的低谷时,默默告诉你有一个成功之路的捷径可走,可当你头破血流撞坏南墙时,它却突然消失,好像希望一下子就没了,一点安慰的话都没有。

我不知道未来的日子里,我该怎么办。我同样也不知道将来的我会不会把儿时培养起来的写作兴趣丢弃在每日奔波的风雨里,在无人问津的情况下湮灭了所有的热情与奔放。

今天,放弃了当年高考的萧何,又一次来到了熟悉的旧地,我们的母校。他要参加这场当年被遗漏掉的学业水平测试,以备战胜下年的高考。高考仿佛离我太远了,我甚至挨不到它给予我的边城。因为文学梦,早早与萧何结下几面交缘;同样是因为文学梦,早早辍学的我体会到了上学的幸福,打工的辛酸。而萧何,没考上大学的他,当年是为了文学梦,可如今呢,是为了他自己的未来。

萧何问我,你的梦想是什么,将来有什么打算?在人生的迷茫时期,十字路口处徘徊不定的我坚决地回答道,好像出征的勇士那般。“我想拥有一个不被约束的人生,想走到这个世界的尽头,向古人一样,一夜看尽长安花。”

你呢?萧何。“我现在只想好好考试,争取考好,考上好的大学,继续深造我的文学梦。”

那个时候的我们,不知道天各一方的痛楚是什么滋味,就像生活给你人生百态的味道,你却品尝不出是什么,是甜的,还是咸的,还是淡的,还是辣的。

但愿调侃出来的牛皮都能实现,希望梦想成为现实,希望的希望变成事实,希望拥有希望。萧何,你要好好的。以前是希望改变这个世界,现在的希望是不被这个世界改变,希望你不能如初也能如样。祝你考上好的大学。

当年的我,幼稚的以为这场分别不久远,其实,缘分一尽,就心有余,而力不足了。

十年前,十年后,一个期许这个世界的少年,一个老实憨厚的大叔。那个时候的世界是沉睡着的,唯独我清醒着。这个夜不能寐的都市,太过繁华,以至于我忘记了究竟是怎样的说辞才罢免了我对梦想如痴如醉的渴望,是什么消磨着我的意志与坚强。还认得出那个曾经信誓旦旦许下承诺的自己么,我问时光老人。这个不存在这个世界中的老人,在梦境里告诉我,这就是刻骨铭心的成长。

心情复杂,一笔一划都印刻在了心头之上。看不见的血滴正慢慢通过动脉流淌着,那些深刻的人啊,那么多深刻的印象啊,都随风远去了吧。

群山之间,呼喊声渐大,得到的不过是一堆废铜烂铁的回音罢了。如此孤单寂寞,如此萎靡不振的人,何时才能到出头之日?何时才能见得了灰霾之后的阳光,在水天一线相隔的平原上,分不清哪是天际线,哪是山河勾勒。

穿过滚滚烟尘的铁轨,平复了下自己的思绪,写下了这篇序。

有什么想说却不敢说出口的话,成为了大人世界的忌讳之谈。小孩子像大人一样成熟,大人像小孩一样幼稚,这不是世俗,这不是圆滑,而是世故,意思相近,含义不同。

沧桑刻画在我的脸上,比起同龄人,他们更加滋润些。这也是岁月带给我的见证。我想说,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人生轨迹要走,不是时候未到的终点,而是需要等待的时常。同一班列的航行,头等舱和商务舱的区别在于服务,而到达的目的地都是一样的,没有所谓的快慢之分,最晚不过是生死的话题,我想很多人,活着的人,都没必要也还没到时候谈及死亡。

看了太多的人情冷暖,世态炎凉,就活着的没心没肺,忘乎于情。工作中,即使很疲惫,也要刻意强调自己还能撑一会,这一小会就是一大会,很多时候,我总在考虑着别人,而别人心中有没有装下我就不知道了。这估计是心病,得治。

工作后,最让我哭笑不得的事情是,常常忘记了今天要做什么,在忙什么,走出门忘带钥匙时问百度怎么办,与同事一起去往一个目的地时问别人路该怎么走。从此,心中只有他人,没有了自我。

有一阵迷惘期时,问过我哥:哥,我想知道,有许多人在微信好友列表里躺着,突然有一天想找他们聊天,该怎么开口?还是说,等自己有实力了,再等他们找上来聊天?

我哥说,这东西有什么直接关联。直接找他们聊不就好了,有什么好怕的。

我说,时间一长就生疏了。但终究会有这么一刻的......嗯,知道了哥。

你要知道你现在的沉默是你以后让别人仰慕你的基本条件。君子藏器于身待时而动,友人二三人足以。

有时候都觉得,自己太过敏感,也太过愚蠢。这么浅显易懂的问题,为什么要问,心知肚明的答案为什么要说出口。这些互相矛盾又互相牵制的问题,关系着太多了。可我又是那种喜欢把心思放在肚子里,满腹不说的人,于是郁闷加上烦躁促使着我这般焦虑。

从那以后,每每听人谈及这些事:怎么办?别人不理会我了,怎么办?别人理会了别人就是不理会我了怎么办?都会开怀大笑一般地去干上几杯啤酒,因为破碎的梦想,以及将来的迷茫。虽然这些与梦想无关,与将来的迷茫也没多大关系,但我仍就是想说,就跟它有关系,就是酒杯碰撞后梦想破碎一地的关系。别的我不想撇清,就让我烂醉在梦乡里。

自嘲笑了笑后,烟过云霄。又是新的一天,新的征程。每次都会想,日复一日的初衷是什么,茫无目的的缥缈又是什么。做自己想做的事情,干与自己兴趣爱好相致的工作,喜欢上自己自定目标的理想对象,拿应得的钱。在理想氛围内获取别人的赞赏与信任,在信任的前提下才能快活着活跃于当下。

寻梦,寻找自己的出路,不问前程,不问来路。

为了周期性的工作,我一直在忙碌着,似乎有了新的想法,似乎有了自己的归宿,似乎有了很多东西,但我为什么越来越感觉当初的文学梦离我越来越遥远。贫乏的精神物质在当年,支撑着我下去的是未知。因为当年老师的点拨,才造诣了我的文字功底。现在离未知的环境越来越靠近了,迷雾拨开,为什么我却见不到希望了。一直椭圆滚动的我,现在慢慢学会了打擦边球,变成了陀螺。在希望面前,一切的理想信念与动力都是这么伟大,我被自己感动了。

不曾得到过希望的我,同样也不曾希望着希望失去。我一直鞭策着我为旋转中的陀螺,走了太久的长途跋涉,以至于忘记了为何出发。流连忘返的风景,伫足观看着的走马观花,少有停留的残影,这些成为了我生命中的一道靓丽的风景线。

曾经的我认为:希望就是看不见失望。现在的我认为:希望就是看见失望之后重现的希望。

曾经我以为:希望就是一个人立足世界后独自面对失望的过程。现在我以为:希望就是整个世界面对独自一人的我时的孤败感。

对于希望,每个人在两个不同的时期,对于梦想诉求的渴望阶段上都会有清晰无比的看法。一个是自由阶段,一个是被约束的阶段。

十年前,我不敢说希望是什么,因为那时候一切都是未知的,正因为一切都是未知的,所以偌大个天下,我独身占了一半。梦想与我而言,跟希望差不多类型,因为梦想的可塑性,导致希望也不会太渺茫。

十年后,面对希望,能够独自面对过去往往的失挫感,在无往不利的呐喊声中壮大自己的声威。写作对我而言,就是希望,在文笔上不如别人就要在框架结构上胜赢别人。工作中尽量抽空来写作,以示生命的尊贵。在这个谈及梦想都会闻风丧胆的年代,我的希望如此可贵,我的坚韧如此珍贵,我的自我如此美妙。没有不努力的大神,只有不会努力的小白,这是我今年听过最好的关于写文章的话。

希望是一个没有明确答案的动词,这里有你的行动,有你的看法,是多种空杯心态的延伸,也是批判的名词。因为没有任何曙光,所以评判着一个人的心态动机。正在获得希望的人,我们说他是征程着希望。经过那些希望的路途,我们称之为长大。

面对高考,未知的分数留给你的希望。

面对未来,不定数的命运抉择给你的希望。

面对西藏,生命天涯的曙光给你希望。

面对上司,留给你的脸色给你希望。

面对客户,不断的修改方案给你希望。

面对景色,五彩斑斓的色彩给你重生的希望。

面对凤凰槃涅,无锡的金属给你希望。

面对朋友,不留余地地给你甩脸色的希望......

那些希望,是绝地而后生的新起力量,是雄赳赳气昂昂的诀别。零零散散,密密麻麻的希望攀附在了我们生根发芽的节骨眼上,让我们向阳而生,背光而亡。

有些希望,坠入大海,飘散流离。有些希望被我们自己生吞,厌恶着呕吐了一地,碎了一晚,第二天又是崭新的地面。

从看不见希望,到看见希望,再到重生希望,对于无故就火爆发脾气抱怨发闹骚的我们来说,也不过是一个习惯的形成,一次自我内化的展现,一出精彩戏演的出演。你总会明白失望是在所难免的,明白失败并不等于失败者。慢慢的心态终会发生细节过程的缓慢变化。你不再为了“今年考研而错过佳人,她跟别人一起走了被你看见,你打的电话已过期而他是你心中自以为是的最好的兄弟,明明能获得的名额老师就是给了别人,明明就是可以得到的分数却失了,给小明小华写了那么多信就是没有收到回信”而懊恼,人生终会从“我干不成!”慢慢变成“呵,原来我可以。”然后变成“真的耶,我能做到。”与此同时,我们的父母也从“你不能从事这个......”慢慢变成“这样的决定是你真的想要的么?”然后变成“你自己决定吧!”

是呀,雾水起浓,雾散云笼。你会发现你慢慢适应了那个喜欢追逐梦想的小孩,因为那个小孩便是你自己。你不再面对失望时感到心无乏力,因为你已经面对了过去,只是会感慨,自己终于能接受希望与失望的沟壑了。你不再担心未来的自己会因为未实现的夙愿而失落,变得更糟或者不好或许好。这些都不是外界所能阻扰你成长的问题,而是适应了这则规则的问题。你要知道你对梦想的渴望大于适应这个日更迭代的社会发展的速度进程就成。

这些序,写给自己,也写给曾经因为梦想而迷茫的人。写给你的话,请你记得,希望多年后你还能如初见般可爱。不要埋怨这个社会对你的不公平性,你要开心,要快乐的活着,用最好的生活状态去打击这个社会这张丑陋的让你笑掉牙齿的脸。很多人因为梦想而活得现实,活得实诚,无论最终这个梦想是否成为了现实,都请你记好,这是你最初的开始。当能一个人独闯千军万马的生涯时,这算不算是一种幸福的姿态。曙光与黎明的***在希望中悄然。

当时你恐惧害怕的这个理想的概念时,最终成就你的将会是全世界的希望,因为世界就你一人,你一人便是全世界。

一路上的这种幸福经历,算不算是一种年少早成熟的体验呢?

作者:故人殇水_浅戈易
链接:https://www.jianshu.com/p/7c9a1460a2d0
來源:简书
简书著作权归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avatar
Admin
帖子数 : 9
注册日期 : 18-08-29
查阅用户资料http://fcone.666forum.com

回复: 签约作者-浅戈易审核作品《时那年少》序(修改版)#

于 周一 九月 03, 2018 1:50 pm
浅戈易来审核的时候,表明了他是中国现代作家协会的会员,十九岁的他带着一份傲气叩开了fcone的大门,十九岁能写成这样,在学校那个圈子里是足够骄傲了,水平一般,是我给出的第一评语,一般到什么地步,通篇,梦想、希望、力量处处都是,中国的文化教育制度教出了一批像浅戈易一样的好孩子,他们不擅长思考,但是擅长造句,他们没有文化感情,但是爱追求文化素养,什么是梦想?什么又是希望?文中一次一次的出现这些词语,要么抒情、要么感叹,要么独白,生硬尴尬,如同嚼蜡,文章写的那样的理所当然,自以为是,你以为你是豪情壮志,其实你在傻傻的喊口号,你以为你是真情流露,实际上你是在生拉硬拽,拼凑字数,行文之中处处尴尬,处处不切实际。

比如

“萧何早早想过,十年后的自己究竟是怎么一个模样。他想了一天又一夜,想着想着,错过了许多他这个年龄段该做的事情。” 想了一天一夜?这是多夸张?一个破事至于想一天一夜?你以为一天一夜只不过是你的一个时间词,但文中的萧何可真的要想一天一夜,肆意用词造就了人物的不真实性。

比如

面对未来,不定数的命运抉择给你的希望。

面对西藏,生命天涯的曙光给你希望。

面对上司,留给你的脸色给你希望。

面对客户,不断的修改方案给你希望。

面对景色,五彩斑斓的色彩给你重生的希望。

面对凤凰槃涅,无锡的金属给你希望。

面对朋友,不留余地地给你甩脸色的希望......


上来就乱用词,就是为了看着华丽,看着好看,这些浅显易懂的关联是个傻子就知道,你居然还往文章里边写?你的高中排比手法安排上了?看似有关联,实际上大错特错,你想当然的去描述生活,你描述的生活就是虚假的,上司的脸色能给你希望,但上司的脸色只会让大多数人cao ma 不断修改方案的客户是sha bi 不是希望 你根本没有成年人生活的经验,但是你偏偏要学着像成年人一样去感叹。

比如

是呀,雾水起浓,雾散云笼。你会发现你慢慢适应了那个喜欢追逐梦想的小孩,因为那个小孩便是你自己。你不再面对失望时感到心无乏力,因为你已经面对了过去,只是会感慨,自己终于能接受希望与失望的沟壑了。你不再担心未来的自己会因为未实现的夙愿而失落,变得更糟或者不好或许好。这些都不是外界所能阻扰你成长的问题,而是适应了这则规则的问题。你要知道你对梦想的渴望大于适应这个日更迭代的社会发展的速度进程就成。

说教式的一通大道理,你说我不懂你的世界观,可你连世界都没观过,你拿什么来分析世界?你是你,别人是别人,你这么想,你不能觉得所有人都这么想,这种口号行文不仅没有营养,而且自以为是,你自己的心灵鸡汤能感动自己吗?你连自己都感动不到,你谈何去感动别人?我不喜欢追逐梦想 我天天担心未来 外界一直阻挠我成长,对大部分人来说,你的安慰和正能量就是狗屁,狗屁,又能值多少钱?

我相信你是中国现代协会的会员,因为中作协是中国作家协会是中国***领导的、中国各民族作家自愿结合的专业性人民团体,是党和政府联系广大作家、文学工作者的桥梁和纽带,是繁荣文学事业、加强社会主义精神文明建设的重要社会力量。这是它的官方介绍。

所有那些幻想着加入作协和已经加入作协的人,他们不去写zhengzhi敏感,他们不去写社会责任,他们不批判,不讽刺,每天就是抒情、抒情、再抒情、因为中国作家协会的生态告诉你,你的文学不能影响zhengzhi,你要乖乖的,你要字里行间都是和谐和美好,他们已经给你划定了可以写作范围,就像明朝的八股取士一样,但说实在的,就算是抒情,也有抒的好的,你的抒情,空洞、乏味、无聊、生硬、幼稚。

最后送你一句话,你能通过审核,完全是因为你认真求教和诚恳的态度,我也希望你不要每天想着加入作协,在我眼里,文学的目的不是为了zhengfu服务,文学有别的目的,比如,

文学必须不停影响政治,直到政治不再影响文学。
返回页首
您在这个论坛的权限:
不能在这个论坛回复主题